魔界同居日常一(“想让我给你当狗?”)_白月光只和灭世魔头he
笔趣阁 > 白月光只和灭世魔头he > 魔界同居日常一(“想让我给你当狗?”)
字体:      护眼 关灯

魔界同居日常一(“想让我给你当狗?”)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作为一只食欲旺盛的蛟,小眼睛吃过很多东西。但补天石的味道实在不敢恭维,吃下去的那一刻,小眼睛的灵魂就像是飞出了躯壳,偏偏还卡在嗓子眼里咽不下去、吐不出来。

  还好,大魔头把它拎起来摇晃,像是甩一根面条,小眼睛眼冒金星,终于“哇”地一声给吐出来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

  作为魔尊,自己的本命灵兽除了每天张开血盆大口阿巴阿巴要吃的,吃了难吃的东西还要哇哇哭,不仅丢魔,还哭得让魔脑筋直跳。

  小眼睛还想要哭,大魔头伸手,把小眼睛的嘴一捏,打了个死结。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

  事后,小眼睛感觉自己的心灵遭受了巨大的创伤,去找那剑修寻求安慰。

  鉴于补天石把小眼睛难吃哭了,她出于补偿心理,从储物袋里面翻出来了灵兽肉干投喂小眼睛。

  小眼睛一边吃得幸福至极,一边嘶嘶嘶地和她告状。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

  这一幕像极了熊孩子挨了亲爹的揍,回来找娘求安慰。

  外面的孩子爹还因为教育理念不合而冷嘲热讽。

  孩子爹“你这么溺爱它,它遇事就知道哭,以后没出息怎么办”

  一条蛟要什么出息难道还指望它化龙不成

  岁“不要对它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

  孩子爹戳小眼睛,鄙夷“吃得苦中苦,方为蛟上蛟。”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

  此时,他们已经离开了太玄城,正在前往魔界的路上。

  太玄无极本想要杀人灭口,所以不仅清了场,还设置了结界,就是为了让朝今岁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最好太玄城的百姓们一觉醒来,都没意识到发生过大战;

  如此周全的准备,谁知道最后神不知鬼不觉消失的变成了自己。

  他们的镇宗石神兽一炸,就直接把太玄无极炸了个稀巴烂,想必太玄城的百姓一觉醒来,就会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在到达魔界之前,朝今岁决定和灵韵谈一谈。

  “灵韵,既然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如今,你还愿意留在我身边么”

  灵韵一开始得知红娘他们是魔族的时候,的确万分震惊,但是她对于少宗主有种盲目的信任,根本就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况且这些天相处下来,灵韵发现,就算是魔族,也比朝小涂、昆仑剑宗那些人要好。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

  她笑了“既然如此,我要拜托你去做一件事,你可愿意去”

  灵韵眼前一亮,她受了少宗主的救命之恩,奈何修为不高,一直想要帮她做点什么,却没有门路,如今听少宗主有所求,立马答应了下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

  朝今岁的确没有什么非常亲近的至交。

  但她当了多年的少宗主,秉承着广撒网的精神,倒是有不少人欠过她人情。

  五毒谷的谷主就是其中之一。

  她如今想要知道另外几块补天石的下落,却苦于没人手帮忙打听,这五毒谷谷主却是个消息极为灵通的,为人也很是靠得住。

  只不过,太玄无极之事刚出,很难不让人联系到她身上,想必这件事没多久就会传遍整个修真界,若是她亲自去,难免给谷主带去些麻烦。

  于是她写了一封信,让灵韵去五毒谷拜访谷主。

  灵韵欣然接受。

  等到人走后,大魔头嗤笑

  “怎么,魔界是什么龙潭虎穴,你手底下的人都不敢放进来”

  自从她答应和他回魔宫后,他先是高兴;

  但是紧接着,这魔头就发现了问题所在,她是个立场很坚定的人,但是她这一次不仅接受了魔族的帮助,还愿意跟他回魔界。

  还这么干脆,他不由得怀疑她是不是要使诈。

  但是这回这魔头猜错了。

  要得到补天石的新线索,恐怕要等五毒谷帮忙,在此期间,她还真的需要一个安静的、可以好好修炼的落脚点,顺便想想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做。

  她合上书,问那魔头“魔宫有地方练剑么”

  魔“有。”

  她问“我会每天看见你杀人么”

  魔“本座又不是疯子”

  岁“那就行了。”

  她非常随遇而安。

  看见他还要说话,她朝他勾勾手。

  在这大魔头十分狐疑地凑过来之时,她突然间伸手抓住了他的魔角。

  从小她看书背心法的时候就喜欢摸点什么,有时候摸的是木鱼,有时候是狸花猫或者小狗,越好摸,她看书看得越入神,但是现在她发现了手感最好的东西魔头的角。

  一瞬间,什么木鱼、小猫、小狗都索然无味。

  他立马就要恼怒魔尊的魔角是那么好摸的么

  但是她往他那边靠过去了一点,他的头发手感真的非常好,简直像是黑色的缎带一般丝滑,这个动作像极了顺毛。而且效果也奇佳,她一开始顺毛,他那阴沉的脸色就开始多云转晴,然后冷哼了一声。

  大魔头心想粘人。

  此魔头于是也不觉得这个姿势多糟糕,直接往她的腿上一躺,懒洋洋地不起来了。

  她享受着难得的安静,微微在心里叹了一声。

  其实他说的也是,她的确无处可去,等到一闲下来,才觉得天大地大,却没有一个容身之处。

  她从前行事处处符合原则,只求光明磊落,但是如今她不这么想了。

  既然得到两块补天石的过程都是如此曲折,此后,若是想要做得让人无可诟病,就再无可能了。

  毕竟只要得到了补天石,让天道回归正常,一切都可以扭转。

  她不在乎别人会怎么看她、怎么想她,如今再和魔族划清界限也显得太惺惺作态。

  只要她一直明白自己要做什么、自己在做什么。

  她在做自己认为对的事,便可以了。

  说起来,她还的确没有去过魔都。

  魔族的都城,小魔头生活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酆都是一座非常的气派恢弘的都城。

  众魔浩浩荡荡归来,魔尊一声令下,就立马嚷嚷着呼朋唤友喝酒去了。

  比起人族的小桥流水的讲究不同,魔都显得非常粗犷,几乎是一座靠着巨石堆叠而成的都城,这里的街道上挂着无数灯笼,散发着各种诡异的光芒,红的紫的蓝的,远远看过去,在黑暗里很有阴曹地府的味道。

  尤其是各种奇形怪状的魔族穿行其中,叫嚷声喧嚣声不断,和百鬼夜行都有得一拼了。

  大魔头对她说“我带你回家。”

  从前的大魔头绝对不会称呼自己的魔宫为“家”,但是现在,似乎因为她的加入,让这个魔头突然间想这么称呼那个地方了。

  这话应当算是魔尊难得说的一句温情的话了,只是配上此情此景,仿佛在说我带你下地狱。

  换个胆子小的都要转头就跑。

  她打量了一下这阴曹地府,眼睛都不眨一下,心想

  除了黑了点,阴森了点,倒是比她想象中的好多了。

  她淡定地和他走了进去。

  魔宫的守卫并不多,一般来说都是魔将轮流值守。

  除了平日里议事,偌大的魔宫只有魔尊和小眼睛住在这里最多再加一个负责喂养小眼睛的管家冉羊。

  冉羊和其他的魔族不一样,他唯一的爱好是烹饪,所以在被魔尊收编后,他就积极地成为了魔宫的管事加主厨。

  但不幸的是,魔尊根本不吃东西,再好的山珍海味,在魔尊的眼里都是不感兴趣。

  冉羊的一身厨艺,全白瞎给了小眼睛,一年年把小眼睛喂成了个体重严重超标的贪吃蛇。

  在总管冉羊的眼里,燕雪衣是一只很奇怪的魔族,一个很奇怪的主人。

  曾经魔界有位和他一样强大的高阶魔族,名叫孽海,非常喜欢砍头取乐,据说孽海的家就建立在一堆骷颅头堆积的山中。

  当然了,后来孽海的头颅也被挂在魔宫前面示众。

  魔族越强大也就越残忍,这好像是刻在他们血脉里的纵欲和疯狂。

  可是燕雪衣从不这样。

  也许是魔神转世的缘故,他感知不到疼、也感知不到许多的情绪。

  当年他杀了孽海后,在孽海的尸骸上建立了新的魔都,一只只魔加入他的队伍,也有反对者都一一被他杀死。

  冉羊也是这个时候加入的。

  但是冉羊慢慢地发现,魔尊所做的一切他似乎并不怎么感兴趣。

  小眼睛和魔王住在巨大但是空旷的魔宫里面的时候,也时常有这种感觉。

  小眼睛和冉羊进行饭前交流的时候,时常会这么聊到他们的尊上。

  他不喜欢享乐,他的出现好像就是为了建立一个新的魔都,好像就是为了追求更强大的力量。

  为此他会去吞噬其他的高阶魔族;为此他也会收拢一批部下,壮大他的队伍。

  然而他既不贪图享受,又似乎没有什么感兴趣的东西。

  就像是他一生下来,没人给他起名字,他却一睁眼就很知道,自己叫“燕雪衣”。

  他既不像是人,也不像是魔。

  她挑眉“还不快去”

  “你不说话,就是因为这个”

  仿佛某种压抑到了极致的情绪终于得到了纾解和倾泻。

  虽然魔宫的确可以把一只魔从东边踹到西边飞五分钟才停下来,但是这里连帘子都没有,站在窗户前,刷刷漏风。

  不能说简陋了

  此魔头似乎在暗示她可以提更多的要求。

  下一秒,他就突然间抱住了她,这只魔一把她抱住,高大的身体就几乎将她搂进了怀里,他的额头抵在了她发间,笑出了声。

  她无奈睁眼“我在。”

  本来魔宫又大又空的地方就有些潮湿,走进来只觉得阴沉沉又冰冷至极,被熏香慢慢地驱散了那股寒意后,倒是透出来了一股温暖和温馨,当真像是个住人的地方了。

  他贪婪地看着她的身影走遍魔宫的每个角落,几乎眼睛都不眨一下。

  甚至还还有个焚香的香炉。

  榻上的丝绸、柔软的靠枕,还有好几套的茶具,全是她储物袋里面带着的。

  他们的相处渐入佳境,几乎叫人忘记了那些敌对的岁月,双方都能从彼此身上得到安全感。

  这魔宫偌大,但是空得十分惊人,只有一个高高的王座,一间间的房间都显得空旷无比。

  似乎是因为那个人族久久没有说话,魔尊周围的空气都冷了下来。

  “岁岁。”

  他感觉到了手底下真实的触感,是活的,温暖的,不是他在做梦。

  “我的床,书架,茶几和桌子。”

  虽然此魔时常精神状态不稳定,换个人可能会被此魔的阴晴不定给吓住,可是她不仅适应良好,还掌握了一套如何对付他的方法。

  下一秒,修长的大手穿进了她的黑发,猛地将他们的距离拉近,滚烫而炙热的薄唇和她柔软的唇猛地撞在了一起。

  他的气息滚烫,低下头,和她唇齿离得无比之近

  在王座上听下面的众魔吵架之时,从前,魔头觉得自己的魔宫就放一张王座就已经足够了,但是现在他突然间觉得自己坐在上头,有点傻。

  “想让我给你当狗”

  她渐渐地绷紧了身体,一抬头,就撞上了他一双黑幽幽的丹凤眼,像是燃烧着黑色的火焰,近乎偏执又贪婪地盯着她。

  这眼神野蛮而炽烈,仿佛涌动着最为原始的渴望和掠夺欲。

  她睁开了眼睛,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怀疑自己在做梦,要掐她

  也是,没有人族会喜欢魔界这种鬼地方的。

  就像是尊上时常表扬自己的爱将们“蠢东西”

  在这个人面前,他就变得既像是“魔”,又像是“人”了。

  笑得满头长发颤动。

  此魔头脾气虽然暴躁,只要掌握了哄他的顺毛技巧,似乎就没有那么危险和不可控。

  小眼睛试图打破寂静,让自己作为魔尊的爱宠名副其实一点。

  他笑着靠在她的肩上,像是一只撒娇的大狗狗。

  他叫她“岁岁。”

  任何一点都可以叫魔尊暴怒才是,可是他只是诡异地多看了她几眼,语调缓慢地问道“就这些”

  冉羊还搬来了一排排高大的书架,她把从昆仑剑宗禁地里找到,但是还没来得及研读的书册摆了上去。

  此魔对着那不再漏风的窗户,终于后知后觉得发现了一件事,她似乎真的准备在这里待着了。

  但是今天,魔尊带回来了一个人族。

  但是她突然间感觉到了一丝的异样,像是在危险降临之前,刻在骨子里的那种本能戒备。

  昆仑剑挡在了他的面前。

  自从这魔头开始的得寸进尺之后,她也渐渐习惯了他的靠近,这好像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就像是大狗会叼住狸花猫的脑袋一样自然。

  对于任何人族而言,这里都算是个鬼地方。

  冉羊突然间觉得自己的厨艺大概终于有用武之地了。

  于是在结束议事后,他迫不及待地来到了她的房门外,登堂入室。

  她不得不承认,她的确开始掉以轻心了,真的把这只魔,当成了一只恶劣的大型犬类,以为只要顺顺毛,就可以牵制住他。

  于是直接化繁为简,化简为无,索性这阴森之感倒是很符合魔宫的形象。

  朝今岁看了那魔头一眼。

  “去买永夜烛。”

  但是冉羊却发现那边的气氛越来越僵。

  当一只强大的魔族有恐怖的实力和号召力,又仿佛对任何事都没兴趣的时候,再无法无天的魔族都会心生一种忌惮。

  尊上是个暴躁脾气又差,嘴还很毒的大魔头,但是在她面前,就像是收敛了一身戾气的凶兽。

  简直仿佛他只是短暂地在这个世间停留。

  像是个高大而沉默的幽灵。

  吐息灼热得几乎叫人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常年都很寂静。

  这里只有永夜,明明是正午,也需要灯笼、明珠照亮才能视物,往周遭望去,除了黑,还是黑;这里魔气滔天,没有灵草可以在这里生存,只有荒芜的一片赤野,更没有什么风景可言。

  他似乎也没有付出什么惨重的代价。

  按理说所有魔族都是出身草莽,应该都有好大喜功的毛病,或者成为魔尊之后就会变得像个暴发户,但是小魔头不是这样的,他的魔宫空空如也,只有他和一条蛟蛇,外加一个煮饭工冉羊。

  但这是魔尊唯一可以算得上是“家”的地方。

  魔族不怕疯子,怕的就是尊上这种看起来什么都不感兴趣的魔,因为这种魔,疯起来才叫做惊天动地。

  他化作一团黑气,悄悄地消失了。

  他跟在她和冉羊的后面,像是一个幽灵一样地远远看着,像是在看一个容易破碎的梦境。

  他这么自语着,突然伸手掐了她的脸一把。

  直到现在她才陡然想起,这只靠在她身上撒娇的大狗狗,有着凶兽的獠牙和恐怖的杀伤力,不能因为他一两次的驯服、示弱就彻底放下戒备。

  魔尊沉默许久,就在冉羊屏息的时候,却听见他僵硬道

  除了小眼睛时常喜欢在宫殿外翻滚,滚得地动山摇。

  这里变得无比舒适、温暖,他站在了她的榻前,像是一只误闯这里的黑色大幽灵,他问道“我在做梦么”

  小魔头从万魔窟把她救起来了之后,做梦都想要堂堂正正地把她带回来,把她带到自己的魔宫里在他能够看到的地方。

  “若是你不喜欢,去广平的无相谷也可以。”

  这一次,她以为和往常一样。

  她想了想,郑重道“对了,还有窗。”

  可是一动,就被他桎梏住手腕,像是被烙铁给钳制住。

  就像是一口甜,在摸爬滚打的时候,靠着这一口甜吊着,就可以渡过漫长的岁月。

  所以魔宫就连床都没有。

  她在他的地盘,对他发号施令,还指使他去做这些琐事。

  就像是魔头不理解她为什么无视了永夜和魔界的恶劣环境一样,她也不能理解堂堂魔尊,为何家徒四壁,还四面漏风。

  她蹙眉左右打量片刻,刷刷刷地给他写了一场长串的单子。

  她挑了一间朝向很好的房间,点了许多的永夜烛,还翻出来了一枚夜明珠,房间顿时亮如白昼;

  结果小眼睛每次都会得到尊上的一句评价“蠢蛇。”

  他突然间歪了歪头,轻笑。

  大魔头显然也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面色立马古怪了起来

  终于,时隔几十年后,魔宫终于有了窗。

  但是现在,这个梦好像实现了。

  这已经是这魔头最大的退让。

  他喉结滚动了一下,像是某种信号。

  冉羊心想

  其实冉羊一开始,的确是想要把魔宫建得金碧辉煌,但是给魔尊一看,尊上说“太麻烦了。”

  往这一站,就是阴风阵阵。

  她言简意赅

  要是今天夜里再在王座上枯坐一夜,想想就让他感觉到了一种窒息般的孤独。

  一直到莫邪来小声提醒他,要前去议事了,他才终于回过神来,抵住了额头,忍不住发笑,笑得莫邪浑身发毛。

  却听见那个人族开口“燕燕,我睡哪里”

  他对着单子陷入了沉默,看看她沉静的侧脸,又看了看单子。

  “也不是不行。”

  无数次生死关头的直觉挽救了她的性命,修士的警惕心让她几乎立马就开始运转丹田。

  他伸手,挡开了横在他们中间冰冷昆仑剑。

  他丹凤眼里贪婪而黝黑,死死锁定着她,里面浓烈的情绪就像是滚烫的岩浆,灼热得看一眼都仿佛会被融化在其中。

  大魔头最怕麻烦了,平日里就坐在王座上睡觉、议事,要不然就是在地宫修炼。

  不是虚情假意,也不是应付他、敷衍他。

  他狐疑地多看了她几回,然后光速把冉羊召唤回来,把单子塞给了他。

  她几乎一瞬间背后就起了一层冷汗。

  他的手甚至还抓着昆仑剑,浑然不在意被割破、出血。

  她不知道这魔头又怎么了,但是左右无事,他们就这么很安静地靠在了一起好一会儿。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醋。溜039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paaact.org。笔趣阁手机版:https://m.paaact.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